如何参与第三次分配

 成功案例     |      2021-09-30 20:32

  把慈善信托等同于慈善捐赠是不客观的,甚至还有人认为慈善信托是慈善组织的竞争对手、慈善信托是保值增值的工具、慈善信托是金融产品……这些都是对慈善信托的误解和偏见。慈善信托的重心不是“信托”,它修饰的主语是“慈善”,也就是说,慈善信托不是慈善的信托,而是信托的慈善。

  《经济论》对“共同富裕”也有涉及,鉴于此,我们首先从全社会的广义视角界定财富管理的终极目标是共同富裕,我们可以结合《经济论》和犹太人的“什一金”等考察财富管理助力共同富裕的主要路径,提出有关构建“共同富裕”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的设想等。

  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初始财产是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全部股权,通过设立慈善信托的方式,将家族创业积累的资产用于公益,是国内家族慈善基金的开创性案例。未来,国内的企业家们可以用更加灵活、长期、可持续的方式做慈善。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是我国信义文化中最经典的表述方式,带着对受托者忠实勤勉的预期。受托者各司其职、分工协作、分权制衡的成功托孤案例,也为信义文化中亲自管理与分工提供了平衡点。通过本土资源开发,统一委托人对受托人活动的预期,对信托制度的发展非常重要。

  71年前,一位文物研究员在东北博物馆临时库房里发现了从清宫流失的宋代手卷画《清明上河图》。最终被重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成为广为人知的传世国宝。不过,《清明上河图》流传千载,其身世之谜可能更加扑朔迷离。直至今日,至少有数十件历代仿本被珍藏在世界各地的众多博物馆。如果没有北京故宫本的横空出世,恐怕世界各地的研究者们至今还在为谁是真迹而争吵不休。但是,即使真本已经确认无误,对于这幅名画的解读却依然困难重重。

  苏绣传至当下,被誉为“当代苏绣第一人”的姚建萍,不但继承了苏绣两千多年来积淀的传统技艺与手法,更创造了独树一帜的“融针绣”风格,同时提出“以针线表达时代”的创作理念,创作了一系列表达时代精神、时代风貌的作品,将苏绣艺术推向了新的高度。2009年,姚建萍被国家文化部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苏绣)代表性传承人。

  建筑是一座城市的标志和记忆,具有3000 多年建城史、860 多年建都史的北京,其城市建筑,也是新中国72 年发展史的缩影。上世纪50 年代,北京著名的“十大建筑”,见证了新中国城市建设者的智慧与荣光。

  1937-1947年十年间,丰子恺一家十人的逃难之路,走过了十多个省,行程近两万里。踏上逃难之路,丰子恺先生写下“宁当流浪汉,不做亡国奴”这十个字。这十年里,丰氏一家的行程将近两万里,时而搭车,时而租船,有时还要翻山越岭长途跋涉。

  虽说不少家族企业在接班传承上都会出现困难,但很少像怡和洋行这样,出现家族中人全都不愿接手的问题,这也可以算是经营“不道德”或“偏门”生意的共同之处。19世纪60年代,渣甸家族决定将管治大权交给“代理人”,最终,凯瑟克家族的威廉·凯瑟克中选,成为洋行新一代领导人,也是渣甸家族的第三代接班人(对凯瑟克家族而言则属第一代)。

  一个历经七代发展的家族企业,成员众多、意见纷乱,共识与决策是如何达成的呢?对于邦尼集团而言,关键在于“股东绑定协议”。从1952年家族第四代接掌企业起,家族成员就一致同意,设立一个为期50年的股东绑定协议,协议股权不对外出售。当1999年协议即将到期时,家族成员同意再次签订为期30年的股东绑定协议。

  自1610年创立以来,“要么适应,要么消失”一直是贝利涅公司的座右铭。在40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贝利涅家族的每一代人都表现出了卓越的能力,如预测能力、敏捷性、创造力以及对时代机遇和挑战的适应能力。”第十四代掌门人、公司现任领导者杰罗姆·贝利涅(Jérme Beligné)如是说。

  超高净值的客户往往对于财富的需求会更加复杂,因此对于这些客户,私人银行通常会指派一位专门的关系经理,他是客户所有财务事务的单一联系人。而在一些老牌的欧美私人银行,一定意义上来说,关系经理更像是一个独立的企业家,甚至有些欧美银行的私人银行设置的称谓是私人银行家。在私人银行的关系经理选择上,国外的财富人士更加侧重于人品。

  家族企业是一个系统,往往并不能适用通常意义上的道德评判标准,尤其是家庭关系里情感信息的传递,更为细腻复杂,并且反复多变。亲密关系有其自身的演进过程,从有意识到无意识,从无意识到有意识,再从有意识到无意识,然后以无意识的状态以为自己有意识,并采取行动,这样的循环在人世间不停上演。

  经过十余年的持续细分和跑马圈地,中国私人银行正处于多元竞争加剧、动能持续转换的关键时期,各家私人银行也使出浑身解数,“打法”不断升级。那么,对于建行私人银行来说,未来的差异化经营之路该怎么走?近日,中国建设银行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部总经理刘建忠接受《家族企业》杂志专访。

  2021年9月,招行、工行、中行、建行、农行、平安银行、交行、中信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光大银行等中国十二大私人银行都已发布2021 年的中报。据《家族企业》杂志统计,十二大私人银行管理总资产已经突破16万亿(2020年末突破14.5万亿),总客户数已经突破113万(2020年末突破95万)。值得关注的是,十二大私行排名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新世代对于投资有着与以往不一样的习惯,他们更重视把资金配置在对可持续发展更好的行业里,也更关注财务表现以外的一些指标。当新世代的财富迅速累积,对市场的影响力也会更高,ESG 的重要性也会相应得到强化。这也将导致在与ESG 和其他影响力因素相关的投资领域,市场的参与者构成不尽相同。

  作为消费者,如果我们选择更好的品牌,或者我们决定利用社会或环境问题来开展业务,我们实际上可以产生巨大的影响。幸运的是,我们的方式正在改变,一些勇敢的人正在为慢慢发展的新经济开辟道路。他们不仅仅是在做生意,也在为一个更大的使命而工作。